明灯论卷

跳墙巨快 史同/基三/aph/Blur&Oasis&Pulp&Suede&Elastica/变人/王者/各种主机游戏/……

🖖沉迷blur,嗲我猴面酪大三角,领导也心水呀他们都太好了

🖖仏英产出中,难产几率99%

【仿写】烛火

烛火


在周遭的昏黑之中,我手中攥着先前绣了半只燕子的手绢,之所以是半只,是因为自我认识涓生之后,就下定决心不再去绣它了,我本将它看作一件让涓生不齿,也让我自己极为羞愧的事情,而现在,我却似乎是看到它修成了之后的样子,可轻轻地用拇指去触及的时候,又什么都没了。远处,烛火在床上的案子上烧着,它本应离我极近,带着驱寒的暖光,带着让人倦怠的丝丝的轻烟,可现在它却离我很远,而冬天的寒风却从门下未被棉布裹紧的缝隙里溜了进来,让我轻轻地打着哆嗦。


我不由得怀念起暮春的温暖,当涓生将洗手的铁架和盆搬进,精力充沛的日头害他额前渗...

2018-12-04

【仏英】合二为一

边缘x行为描述(想试试老福特的底线

第一人称亚瑟视角注意避雷

试图写两个学者paro的一系列生活片段(如果我还想的起来的话x


当我触摸他的时候,心尖和指尖一齐发颤,传导爱意的电流被具象地感知着,一切都远超我的想象,我不过想要一场苦涩乏味的接触来证明自己犹存的勇敢,而法国人显然给了我更加难以言明的体验。之后更为频繁无趣的长夜中我会像一位合格的学者那样用理智对其进行总结,并最终将其概括为沉重的欢愉,而现在,我脑子里除了法国人身体的温度和凑近他时我感受到的羞赧之外一无所有。


我意外地发现了窗外的星星,它们冰冷地投着微光,像是失意的瘾君子。而我们,我想到,被身体周遭那一小圈被加热的空气环绕彼此...

2018-11-29

【铁雨】同胞之情-abo-肉-(上)

再n刷剑雨和铁雨之后,我终于对演过中国人和朝鲜人的郑雨盛叔叔下手了。


临时标记,友情向abo(快滚


这个世界观里双a和双o都可以繁育后代(编不下去了的我


你也是哲宇呀,这就是命运吧。


三女神手中所纺的纱线,是诸神之父都不敢触碰的东西——命运。


郭首席第一次见到北方人的时候的确是被吓...

2018-10-28

【苍霸/策霸】驱车上东门3

食用说明:

  • 本章主苍霸微量苍策苍无差回忆,洁癖预警

  • 过渡章,无冲突情节

  • 全章2400字正剧向,极为可能会浪费你人生中宝贵的6-7分钟



做了风流事的家伙回来得没时没饷,进屋的时候听见藤床上悉悉索索的声音,该是院内燕九睡得不甚踏实,走近一看,那人攥着拳手臂打着哆嗦。他不知该不该叫醒燕九,想着可能是有些凉,但自己又毫无察觉,拍着脑门也拿不定主意,干脆从屋中取了薄被给人盖上。


事了未成想那人一把攥住他的手呢喃到,“我定要你血偿。”


半是困倦半是刚从情欲中抽身对周身动静十分敏感的人吓了一大跳,惊得嘶了一声,只想着抽手,...

2018-09-08

【我可能学了假的考古学】今天也是被大佬教授们甜昏的一天

刘岩:您和路易斯·宾福德关系怎样?你们之间的交流多吗? 据我所知,在1980年代末,宾福德来剑桥大学讲学,您的学生曾经当面批评过他(Balter 2005)。那以后,你们之间还有其他交流吗?

伊安:是的,我们有过多次交往。我们曾经一起去参加学术会议,一起在会上讨论问题。他来过剑桥大学很多次,他在位于阿尔伯克基的新墨西哥大学执教时,我去拜访过他并在他家留宿。他的家在乡村,而且非常漂亮,他很慷慨好客。在他家的那段日子,他像伯父般的慈祥待我,非常和善,尽管在学术上我们彼此有很大分歧。我非常尊敬他,因为 他对考古的热爱与执着。他想要弄明白考古学究竟 ...

2018-08-31

【苍霸/策霸】驱车上东门2

食用说明:

  • 我流狗血苍爹策爹刀哥,各种不说人话,ooc注意

  • 本章含策霸不算太细致的xing行为描写,雷慎

  • 日后可能混乱邪恶大三角,洁癖预警

  • 全章3000字左右,可能会浪费你人生中宝贵的9-10分钟

  • 上车直通链接



燕九躺在院子里,月光清凉,微风阵阵,他头上叶片繁密的栗树也和着风舒展枝叶。他想起白天的事情,其中有些细节不能说是不怪异。经年累月的复杂任务使他早已把洞察人心当做习惯,而这原在关外能救命的习惯在关内总是显得有些多余。他想着柳喑的样貌,他有双看着让别人极快活的眼睛,双眉舒展不失英气,山根挺拔故而使眉目也硬朗起来,可那...

2018-08-31
1 / 6

© 明灯论卷 | Powered by LOFTER